高德总代理

世界经济增长仍呈放缓态势 结构性因素制约依然较强

来源:《求是》2020/02作者:国家发展改革委政策研究室2020-01-16 09:00:00

高德总代理  当前,世界经济仍处在国际金融危机后的深度调整期,国际政经格局深刻调整,世界大变局加速演变,全球动荡源和风险点显著增多。未来一个时期,经济全球化面临新挑战呈现新特征,低增长、低通胀、低利率态势仍将延续,高负债、老龄化、结构性改革迟缓、收入差距扩大等结构性问题对中长期可持续增长制约较强,世界经济复苏面临诸多挑战。

  一、2019年世界经济增速下行明显

 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2019年内三次下调全球经济增长预期,10月《世界经济展望》报告预计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约为3%,明显低于2018年3.6%的增速,为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最低增速。其中,预计2019年发达经济体增速为1.7%,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增速为3.9%,均较2018年低0.6个百分点。大宗商品价格受地缘政治影响短期波动加剧,但在全球总需求趋弱、供需相对平衡情况下,总体保持稳中有降态势。IMF预计,2019年国际原油平均价格为61.8美元/桶,低于2018年的68.3美元/桶。全球贸易增速持续下滑,世界贸易组织(WTO)公布的2019年三季度世界贸易景气指数为95.7,为2010年一季度以来最低。IMF预计2019年全球贸易将增长1.1%,增速比上年下降2.5个百分点。为应对经济下行压力,各主要经济体连续实施宽松货币政策,财政政策也更趋积极,但效果相对有限,经济增速同步放缓趋势明显。

  美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,经贸摩擦影响逐步显现。随着前期减税等刺激政策作用逐步减弱,经贸摩擦负面冲击逐步增强,2019年以来美国经济增势放缓。主要宏观经济数据总体走弱。2019年前三个季度,美国国内生产总值(GDP)环比折年率分别为3.1%、2%、2.1%。其中私人投资总额环比折年率分别为6.2%、-6.3%、-1%,投资疲弱表明对未来经济信心不足。IMF预计,2019年、2020年美国经济增速将分别为2.4%、2.1%。贸易逆差继续扩大。2019年前10个月,美国贸易逆差达5201亿美元,同比增长1.3%。债务负担持续加重。受减税等政策影响,美国财政赤字持续扩大,2019财年联邦政府债务规模已达22.7万亿美元,比上一财年增加1.2万亿美元。宏观政策空间明显缩小。2019年以来,为应对经济下行风险,美联储已连续三次下调联邦基金利率并重启资产负债表扩张,联邦基金利率由年初的2.25%—2.5%的区间下调至1.5%—1.75%的区间,应对潜在经济衰退风险的货币政策空间明显缩小。美联储宽松货币政策带动10年期美债收益率降至2019年末的1.9%左右,3个月期美债收益率仍维持在1.6%左右,长短期国债利差仍然较窄,显示中长期经济增长预期较弱。

  2019年10月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发布《世界经济展望》报告指出,受一些国家贸易壁垒上升、贸易和地缘政治不确定性增加等因素影响,全球发达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的经济增速同步放缓。IMF将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下调至3%,降至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最低水平。但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表示,中国经济增速仍位于目标区间内,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30%。图为10月15日,IMF首席经济学家吉塔·戈皮纳特(左二)就最新发布的《世界经济展望》报告出席新闻发布会。 新华社记者 刘杰/摄

  欧元区经济增长持续放缓,德国经济“火车头”作用减弱。高德总代理受出口不振、工业疲软等因素影响,2019年前三个季度欧元区GDP同比分别增长1.3%、1.2%和1.2%。自2019年2月开始,欧元区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(PMI)已连续11个月低于荣枯线。IMF预计,欧元区经济增速将从2018年的1.9%回落至2019年的1.2%。欧洲核心经济体增长乏力。德国经济受贸易摩擦影响较大,增长动能明显不足,12月制造业PMI为43.7,处于2012年以来低位。IMF预计,德国2019年经济增速仅为0.5%,明显低于2018年1.5%的增速。意大利经济受私人消费疲软、财政刺激减弱等因素影响,增长持续低迷,债务风险不断累积。IMF预计,意大利2019年经济将为零增长。法国、西班牙经济受罢工示威、政治风险等因素影响较强,也呈现回落态势。IMF预计,法国、西班牙经济增速将分别从2018年的1.7%、2.6%下降至2019年的1.2%、2.2%。欧洲央行继续实施宽松刺激政策。为应对经济下行压力,2019年9月,欧洲央行将欧元区隔夜存款利率下调至-0.5%,为三年以来首次降息,并重启量化宽松政策。在经济总体疲弱的情况下,预计未来欧元区利率将保持低位,但货币政策空间已经极为有限。

  2019年9月12日,欧洲中央银行宣布下调欧元区隔夜存款利率至-0.5%,同时维持欧元区主导利率为零、隔夜贷款利率为0.25%不变。这是欧洲央行自2016年3月以来首次调降欧元区关键利率。图为欧洲央行副行长德金多斯出席当天的新闻发布会。 新华社/路透

  日本经济增速低位徘徊,长期结构性矛盾仍然突出。受出口下滑、投资信心与消费信心不足等因素制约,日本经济增速仍将维持低位,IMF预计日本2019年经济增速为0.9%。外需不振冲击明显。日本作为全球重要贸易国,受全球需求放缓和贸易摩擦影响较大,2019年前11个月,日本进出口总额同比下降5.1%,其中出口已经连续12个月下降。消费税改革对内需影响较大。日本自2019年10月起将消费税率从8%上调至10%,对消费形成明显冲击。10月,日本家庭支出同比下降5.1%。11月,日本经济观察家前景指数和消费者信心指数分别为45.5和38.7,均处于5年以来低位。宽松货币政策将在较长时间内延续。日本自2016年以来长期实行负利率,在经济增长乏力、通胀预期较弱情况下,仍可能继续实施超宽松货币政策。高负债、人口老龄化等结构性问题突出。根据国际清算银行(BIS)数据,截至2019年二季度,日本总负债率为379.6%,处于全球主要经济体最高水平。人口老龄化与少子化问题严重,65岁以上老人占比达28.4%,预计2019年新出生人口数量约为86.4万,是日本1899年开始统计出生人口以来首次跌破90万。

  新兴经济体走势分化,部分国家经济快速增长光环褪色。高德总代理2019年中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,IMF预计全年经济增速为6.1%,稳居世界主要经济体前列。受金融系统风险加剧、资本外流压力加大、消费增长乏力等因素影响,印度2019年经济增速持续放缓,其中第三季度增速为6年来新低,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穆迪将印度2019年经济增长预期下调至5.6%。其他主要新兴经济体经济走势呈现共振下行态势,IMF预计巴西、南非、俄罗斯、墨西哥2019年经济增速分别为0.9%、0.7%、1.1%、0.4%,分别比2018年回落0.2、0.1、1.2、1.6个百分点。

  二、世界经济面临的一些风险挑战值得高度关注

  从当前情况看,世界经济增长仍面临较强不确定性不稳定性,贸易摩擦对世界经济造成较强冲击,负利率政策蔓延推升全球金融市场风险,地缘安全风险加剧国际大宗商品市场波动。

  全球贸易环境仍然较为紧张。高德总代理经济全球化遭遇逆风和回头浪,民粹主义和单边主义势头加剧,经贸问题更趋政治化,全球贸易前景不容乐观,成为制约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。美国与欧盟在数字服务税、汽车关税、航空产业补贴等领域分歧较大,已正式对欧盟大型民用飞机加征10%关税,对部分农产品加征25%关税,美欧贸易摩擦风险加剧。此外,美国已终止印度发展中国家普惠制待遇地位,并威胁对巴西、阿根廷钢铝产品加征关税。日韩贸易争端仍在发酵,将彼此移出可信贸易伙伴“白名单”。

  宽松货币政策特别是负利率政策蔓延推高金融市场风险。高德总代理面临全球经济下行压力,各方普遍采取宽松政策促进经济增长。2019年以来,全球已有30多个经济体降息,其中印度央行年内已经5次降息。宽松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发挥了支撑经济增长的积极作用,但大规模宽松货币政策负面影响不容低估,低利率、负利率政策冲击传统金融运行模式,推高债务规模和资本市场泡沫,影响金融体系稳定,降低应对风险能力。近年来,欧元区、日本、瑞士、丹麦等经济体相继实施负利率政策,彭博公司数据显示全球负利率债券规模不断攀升,截至2019年三季度已超15万亿美元。德意志银行数据显示,在宽松政策刺激下,全球股市市值已由2019年初的近70万亿美元上升至年末的85万亿美元左右。低利率、负利率政策加剧资本跨境流动套利,新兴经济体外债规模持续增长,潜在债务风险不断加大。

  英国脱欧仍存较强不确定性风险。英国脱欧进程受内外部各方政治力量复杂博弈影响,进展缓慢一波三折,导致经济增速明显放缓,英镑汇率波动走低,IMF预计英国2019年经济增速为1.2%。2019年12月英国大选,保守党以较大优势获胜,推动议会下院表决通过了新版脱欧法案,英国于2020年1月31日正式脱欧的可能性较大,但后续仍面临与欧盟关系谈判、处理北爱尔兰边界问题、应对苏格兰独立公投诉求等严峻挑战。英国作为欧洲第二大经济体,与欧盟经济联系紧密,人员往来频繁,如英欧间不能达成新的自贸协定,将严重影响贸易环境和市场预期,加大欧洲经济和世界经济风险。英国脱欧引发北爱尔兰边界人员、货物流动核查征税问题,“留欧”倾向强烈的苏格兰地区已正式向英国政府提出第二次独立公投诉求,未来英国政治稳定仍面临较强挑战,可能引发全球性外溢风险。

  地缘政治风险加剧国际大宗商品市场等动荡。高德总代理受伊朗核问题持续发酵、中东局势紧张等因素影响,国际能源市场持续动荡,价格波动加剧。2019年9月沙特石油设施遭大规模袭击,短期内石油大幅减产,引发国际能源市场恐慌和原油价格波动,布伦特原油价格一度大幅上涨20%,全球主要股市均出现大幅下跌。朝鲜半岛问题重新进入政治解决轨道,但未来走势仍存较强不确定性。

  三、世界经济中长期发展趋势展望

高德总代理  未来一段时期,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仍将加速演进,经济全球化进入新阶段,呈现新趋势新特征。世界主要经济体普遍强化宏观审慎管理,加强国际宏观政策协调,在全球贸易环境基本稳定情况下,世界经济陷入严重衰退的可能性有所降低,但一些中长期结构性因素制约仍然较强,低增长、低通胀、低利率态势仍将延续。

  世界经济增长有望缓中趋稳。受经贸摩擦趋缓、宏观政策支持力度加大、市场预期有所改善、5G等新经济增长点持续发力等因素影响,2020年世界经济增速有望小幅回升。IMF预计,2020年世界经济增速为3.4%,比上年加快0.4个百分点,其中,发达经济体增速为1.7%,与上年持平;新兴经济体增速为4.6%,加快0.7个百分点,印度、巴西、俄罗斯、南非、墨西哥、沙特阿拉伯等主要新兴经济体增速均有望回升。从中期看,随着贸易摩擦风险逐步消化,新兴经济体发展潜力不断释放,世界经济增长预期总体有所改善,但仍低于国际金融危机前水平。IMF预计,2020—2024年世界经济平均增速将接近3.6%,其中新兴经济体增速将接近4.8%。

  世界经济增长面临较强中长期结构性因素制约。高德总代理高负债、人口老龄化、结构性改革迟缓、收入差距扩大等中长期挑战加大,宏观经济政策空间减小、低利率政策等新的制约因素凸显。人口老龄化成为制约世界经济中长期增长的重要因素。联合国人口展望报告(2019年版)预计,2030年全球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将达到11.7%,将较2019年的9.1%明显上升,未来发达经济体和部分新兴经济体将普遍面临人口出生率下降、人口抚养负担加重、劳动参与率下降的挑战。结构性改革进展缓慢。国际金融危机后,发达经济体复苏未能带动收入水平和劳动生产率同步增长,收入分配差距扩大等长期矛盾仍未有效解决,美日等发达经济体失业率已经处于历史低位,但工资和劳动生产率增速较低,收入分配更加倾向于资本利得,制约社会总需求扩大和经济持续增长。应对经济衰退的宏观经济政策空间明显减小。全球债务规模持续扩大,主要经济体宏观杠杆率明显攀升,压缩了财政政策调整空间。根据国际金融协会(IIF)数据,截至2019年二季度全球债务总额已超过250万亿美元,达到全球GDP的320%。主要经济体退出量化宽松政策步伐缓慢,应对下一轮衰退冲击的货币政策空间有限。此外,民粹主义和单边主义势头上升,制约国际宏观经济政策协调能力,不利于共同应对国际经济金融风险。

  2019年1月22日,世界经济论坛2019年年会在瑞士达沃斯开幕。在全球经济承压下行,保护主义、单边主义、民粹主义不断抬头的背景下,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克劳斯·施瓦布呼吁国际社会应系统看待全球性挑战,以更加包容、更加可持续的方式推进全球化。图为开幕式上人们吹奏阿尔卑斯长号迎接嘉宾。 新华社记者 徐金泉/摄

  经济全球化进入新阶段呈现新趋势新特征。高德总代理未来一段时期,经济全球化仍将在曲折中深入发展,全球贸易规则体系持续调整演变,全球产业分工格局面临调整重构,发达经济体主导的全球经济治理格局将发生深刻变革,新兴经济体话语权将逐步提升。经济全球化虽遭遇挫折挑战,但从中长期来看,和平与发展仍是主流,世界经济和全球产业已形成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的分工格局,全球产业分工对经济全球化具有强大诉求,经济全球化大趋势难以逆转。经济全球化模式、动力呈现新特征,区域内部经济联系可能更趋紧密,贸易投资等传统动能可能减弱,信息、数据等要素将成为新的动力源。全球贸易规则体系加快深刻调整。主要经济体围绕WTO改革博弈加剧,发达经济体主导的各类大型自由贸易协定区域性、排他性、保护性更加明显,以“零关税、零壁垒、零补贴”为导向的高标准贸易规则体系影响力持续加大。服务贸易、数字贸易在全球贸易体系中的影响上升,成为贸易规则竞争的重要领域。国际贸易规则加快向国内政策领域延伸,新兴经济体出口导向发展模式制约增强,发展自主权可能在一定程度上面临挑战,加强全球贸易规则体系协调成为需要各方共同应对的重大课题。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亟待变革完善。世界经济格局“东升西降”趋势明显,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快速崛起,国际经济力量对比和世界经济平衡发生深刻变化,现有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有效性、包容性、安全性不足的问题日益凸显,迫切需要加快建立更加公正合理、更加符合世界生产力发展要求的全球经济治理新模式。世界多极化发展势头加快,新兴经济体选择自主发展道路的诉求更为强烈,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越来越被国际社会普遍接受。未来一个时期,新兴经济体将面临增强全球经济治理话语权重要机遇,也将担负起共享发展机遇、促进全球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使命。

标签 -
网站编辑 - 王慧
评论 登录新浪微博 发表评论。请您文明上网、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。